叮咚,门铃响了,一定是我订的货送来了。 厌倦了老公与情人们的性交,很想尝试SM的感觉, 所以在网上订了专门的性具。
「你好,这是你订的物品,请付款并签收」快递员是个20来岁的高大健壮的男孩, 露出阳光的笑容。
「你在门口等一下,我进去查验下货品, 拿钱出来给你」我捧起箱子走进了客厅拆开封条, 电动阴茎、激情条鞭、后庭钻、蜡烛、捆绑绳、脚链、手铐……
「你是打算虐待别人还是想被别人虐待呀」快递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快速的拿过手铐,把我的双手铐在了一起。
一个耳光莫名的落到了我的脸上「你给我听好了, 不许乱叫如果你叫,我就说是你勾引我要我干你的, 反正你订了这些变态的东西也没人会相信你的」阳光般的笑脸已成了狰狞的淫笑。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又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抽来「你这个贱货, 你装什么傻你买这些东西,不就是喜欢给人玩的吗你给我老老实实服侍老子, 要是不识相有你好受的」。
我压抑不住心头的狂喜「我什么都听你的, 你就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贱货,你的婊子,你想怎么玩我都行」以前和情人们在床上, 早已不满足于抽插我让他们打我,骂我,可没人真舍得打。 平时我边幻想着男人们虐待我边手淫,却总能达到高潮。
「想不到你这么听话,把衣服脱了。 」
我送开家居服的带子,里面什么也没穿「我的主人, 请享用我吧」我倒在沙发上两只85C的奶子一阵晃动, 然后两腿张开毫不羞涩的把下身展露,我的阴毛又多又黑, 由于兴奋阴蒂突出阴唇已经充血,骚洞口开始往外泛水。
快递一把捏住我的突起的乳头,「还以为你是害怕才听话的, 看来我搞错了你天生是个婊子,看你也就25岁左右, 怎么奶头已经被人玩的又大又黑」他又把手伸到我的阴道口 揉搓我的阴蒂「看看你的逼阴唇和阴蒂已经颜色发黑, 一点红色都没有了连肛门都被人操过不知多少回了, 周围都是黑晕不过看来你的逼是个好货色,形状倒还没走样松弛, 阴唇也没外翻」。
「哼──啊」我被揉的淫态尽露,骚水横流。 「我的主人,求你操我吧,我的小逼受不了了。 」
「说,你和多少男人干过不老实说,就让你流骚水流死。 」
「主人,我说,可我也不知道和多少男人干过了, 我从8岁不小心看到父母性交开始就天天手淫 16岁的时候把处女给了男同学可他却老说是我强奸了他, 后来和很多男同学发生过关系工作后就更离不开男人了, 老公根本满足不了我我有很多情人,连去国外和外地公干时我还客串做过婊子, 不过那些人不知道我是想被男人干才去的他们给我钱我也就收下了, 其实我就是想给人操所以我真的算不清我到底给多少男人操过了。 主人,我说的都是实话,求你快把你的鸡巴给你的贱货吧, 小贱货等不及了。 」
显然快递被我的一番话说呆住了,我翻身跪到他两腿间, 由于手被铐着我就手嘴并用,咬开了他的裤子, 当那根巨无霸男根冲出束缚我快乐的扑上去, 他的阳具居然是欧洲人的尺寸足有20cm长, 粗壮黑亮识货的女人都知道这样的鸡巴是可遇不可求的, 都恨不得快些把它塞到自己的逼里。 我转身撅起肥臀,扶住阴茎正想坐上去,肉洞里的淫水已顺着阴毛流淌喷溅。
「啊」我的头发被他往后拉的生疼。
「臭婊子,原来你这么下贱,今天我可要好好玩死你, 给我站起来」他拿起我订的项圈和铁胸罩、铁短裤「自己穿上去。 」
我急切的套上项圈,穿上变态衣,原来我订的三点式是专为SM设计的, 穿上后乳房是镂空的,大半只奶和奶头还露在外边, 短裤的裆里也是镂空的阴道和肛门露着。
他又拿起乳夹夹住我的奶头,上面2只铃铛一动就会响「跪下」「是, 我的主人我是你的母狗」我兴奋的趴到地上, 看到客厅大镜子里自己淫荡下贱的模样禁不住又是一阵淫水乱冒。
快递拿着激情条鞭在把玩,鞭子的手柄做成男人的阴茎样子, 是黑色的尺寸也是黑人的大小,和快递的阳具不相上下「跪到桌上去」。
我吃力的爬上桌子,把屁股高高翘起,湿漉漉的阴户毫不羞耻的对着这个男人, 他一把抱住我的臀部把头埋到了我的阴门上, 贪婪的吮吸我的骚水由于我经常肛交,肛门因兴奋也会分泌出透明的液体, 我的淫水、肛水汇集他直舔得啧啧有声。
「主人,让我含含你的鸡巴吧,你的婊子不行了, 快给我吧我要──」我扭动着身体,被他舔得喘息连连, 身上的几个洞都强烈的想给东西塞进去抽插。 「啊,我要主人的大鸡巴,我想被主人插,插我的逼, 插我的肛门插我的嘴,我要──」
粗大的假阴茎被塞进了我的肉洞, 我迫不及待的屁股一阵收缩想吸进整个,可好像有些困难, 毕竟那是黑人的大小平时我的那些男人都没这么大的, 我左右摇晃屁股骚逼吞吐几次,逐渐整个手柄进入了我的肉洞, 垂在外面的鞭须就像是狗的尾巴「看来你的骚逼里面很深嘛 今天我的弟弟也可以玩痛快了以前那些女人的逼都太小了, 玩的不爽」。
「那就请主人快玩我吧,我是你的奴婢, 我是你的贱货我是主人的婊子,我是你的荡妇, 让奴婢把小逼献给主人吧求主人操我──」我无耻的吐出一连串的淫语, 贪婪的望着他胯间巨大的阳物。
「臭婊子,贱成这样了!还不到时候,想让我操你你得听我的话做, 表现好再漫漫奖励你。 」
「是,主人,你快吩咐奴婢吧,我一定做到。 」
「你现在给我像狗一样爬到阳台上去, 再爬回来我就让你舔我的鸡巴。 」
我望向阳台,犹豫着「啊,疼──」后背上一阵灼痛, 原来是他点着了蜡烛把蜡烛油滴在我的背上「啊──」屁股上也滴到了。
「还不快爬,贱货,装什么样子,像你这么淫荡的女人, 不就喜欢让别人看就希望给人看了来干你嘛!」快递一脚踹在我屁股上「快爬出去」。
我吃疼连忙往前爬去,短暂的犹豫后是想像自己象狗一样的模样希望给人看到的裸露欲。 我晃动着奶子,摆动肥臀,奶头上的铃铛清脆的响了起来, 阴道拼命夹紧怕爬动使鞭子掉出来,鞭梢在我的屁股上晃荡, 十足一只母狗的贱样。
终于爬到了阳台上,对面的高楼里不知是否有人看到这刺目的景象, 其实现在是下午1点半大多人上班去了,剩下的也都在午觉, 该不会有什么人站在窗前。 但我却很巴望有人能看到自己的荒淫躯体。
「贱货,把屁股对着外面,扭5分钟再进来。 」
我转身把插着假阴茎的屁股对着外面, 母狗求欢一样摇晃起来。 强烈的想像着自己给人看到样子,我兴奋的控制不住泄身了。 我瘫软在阳台上,阴道由于泄精而松开,假阴茎滑出洞口, 被撑大的肉洞口一时收不起来里面粘稠的阴精正潺潺流出, 下身全是自己的骚水。
「婊子,给我爬进来。 」
「主人,我没有力气了,求你帮帮我──」虽然泄身弄得我全身无力, 但其实我发现自己很想在阳台上多留会希望有人看到我像母狗一样的穿戴, 看到我趴在自己的淫液里巨大的肉洞还在流着骚水, 两腿间的地上是一根沾满我浓稠淫水的黑亮的假阴茎。
我被他拖进了屋里,原来他见我泄身,早就想吸吮我的淫水, 一进屋他就把我像死鱼似的扔到沙发上,把头埋进了我的逼里。 「快,舔我的鸡巴」原来他是用69式趴在我身上, 他巨型的阳具正在我脸前我一口吸住了他的男根套弄起来。
这么粗大的家伙很难一下子塞进嘴里,我上下吞吐, 动用起我娴熟的口交技巧才一会儿已经进入了大半, 我用舌尖边打圈刺激龟头的冠状体边上下吸动, 在阴茎的根部适时加力吸不多久,鸡巴已变得石头般坚硬。
「小淫妇,你可真会吹,太舒服了,我的弟弟好爽呀──」快递在我的胯间发出满意的声音。
「我的亲亲主人,你打开我的手铐吧,让奴婢好好服侍你, 你放心吧你也知道我是个淫荡的女人了,现在就想被主人插呢, 我不会反抗的求你了,快来干我吧」他同样是个性交高手, 我的蜜洞被他亲的奇痒难熬骚水肆虐,迫切的想要被插了。
我的手铐被打开了,我从冰箱里取出冰冻的可乐, 又倒了杯热水「主人请躺下来吧,让奴婢为你服务」快递显然很满意我的顺从, 我蹲在了他的胯间含了一口可乐,快速的从龟头上套下, 整个阴茎包裹在我嘴里的冰凉的液体中「噢, 真他妈爽──」他叫了起来我不停的套动,嘴紧紧的吸在阴茎的表皮上, 不让液体流出一滴阳具已经可以抵到我的喉部, 真难以想像这么大的鸡巴全部进入了我的嘴里。 「噢,噢,贱货,你太能吹了,太棒了,我的弟弟快受不了了──」
我咽下可乐, 擡起头来淫荡的看着黑亮的鸡巴由于兴奋在我脸前一突一突的跳动「我的主人 现在就求饶了呀你的小贱货还没完呢」我又含了口热水, 再次吞入了他的鸡巴。
他全身一震「啊,啊,啊,舒服,啊,太舒服了, 臭婊子你太能了,待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交替用冰水和热水为他口交, 冰火五重天的威力加上我本来就高超的口功他控制不住, 在我嘴里狂喷出来我被他射了一嘴一脸,脓腥的男人精液使我兴奋莫名, 我舔干净他的鸡巴舔咋着嘴里和嘴角的,全咽了下去, 脸上的也都涂抹均匀剩下的全涂在了奶头上。
快递一个翻身站起身来,耳光已经又落在了我脸上「贱货, 现在该我收拾你了」他举起皮鞭抽打起我我下贱的跪在他面前, 任他抽打鞭子落在我奶子、屁股上。
「主人,你打我吧,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我下贱我是淫妇,你打我吧,啊──,好舒服呀──」我兴奋的大叫起来, 抽痛让我的淫水又泛漤了我仰面叉开两腿躺在他面前, 散发着淫亵气息的肉洞像在召唤「主人请你抽我的骚逼吧, 我要──我的骚逼受不了了,求主人来操它吧──」
我无比淫贱的样子终于让他控制不住, 一手扔掉了鞭子一下就趴到了我身上,早已又勃起的阴茎勐的插进了我的阴唇间, 果然才抽动了几个,他巨大尺寸的鸡巴已完全进入了我的逼里, 被我撩拨的急不可待的这个男人在我身上卖力的上下起伏。
「啊──,好大的鸡巴,哦,我的逼里都被你塞满了, 好满足啊我的亲亲鸡巴,啊──,用力,插我, 插我呀把我的逼插烂吧,太美了,啊──,快插死你的小贱逼吧──……」不一会儿, 我们俩都已大汗淋漓我的淫洞不停分泌骚水, 下身交接的地方黏煳一片。
「贱货,换个姿势」他把我拖到镜子前「把屁股撅起来。 」
我又像狗一样撅高臀部,手撑在镜子上, 自己的淫态就在面前镜子里我两腿间的淫水已经流到了脚趾上, 他抱着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洞尽量张开,两片翕动的阴唇抖颤着, 撑开的骚逼口黏煳一片他把阴茎对准洞口,狠狠的插了进去。 镜子里我被他操的奶子乱晃,铃声煞是清脆, 他狠命的用他的阳具刺进我的身体「操死你贱货, 下贱的婊子妓女──」他一边操我,一边看着自己的鸡巴在我的肉洞里进进出出, 把我的阴唇干的翻来覆去。 镜子里,我看到他拿起身旁的一只最大号的后庭钻, 肛门口本来就湿滑一片他毫不费力的把钻子插进了我的菊洞。
两个洞里都塞进了东西,巨型阴茎与钻子在我体内的碰撞, 让我满足的淫叫「好主人亲亲主人,你把小婊子弄好好爽呀, 再大力些啊──,我天生就是个荡妇,我喜欢被主人操, 主人的鸡巴好出色呀让我的小逼太舒服了,我的好主人, 求你以后也来操我吧──」
我连声浪语摇头晃脑, 这只少见的大阴茎让我的淫穴得到前所未有的塞满感 我终于又泄了阴道里灼热的精水倾斜出来,很快他的阳具也达到了高潮, 我感觉到磙烫的精液在向我的子宫射击他拔出我肛门的钻子, 把残馀的精液灌进了我的菊洞我转身擡高屁股, 看到镜子里自己两只黑煳煳大开的洞口满是白浆 阴唇由于塞进的鸡巴太大而肿起朝外翻的很开, 旁边是他那只巨大的还在颤动的鸡巴上面布满混合着我和他的精液, 我再次淫贱的跪倒在他脚下舔干净上面的每一滴液体, 背后镜子里我的两只合不拢的巨洞里,白煳煳的液体已经顺着我的下体流到了地毯上。